尘肺孤儿“出名”后的日子:政府将低保涨至900元
来源:互联网2016-12-19 11:10:16责编:李维

尘肺孤儿“出名”后的日子:政府将低保涨至900元

弟弟陈广新蹲在老屋前,身后的哥哥张荣海在准备做饭的劈柴摄影/胡国庆

福建泉州的打工者张俊华,几天前手机上弹出了一条让他揪心的新闻——远在1600多公里外的湖北省十堰市,两名尘肺孤儿兄弟与15个土豆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张俊华觉得两个孩子太过可怜,推掉了第二天已经联系好的工作,买了一张北上的火车票。

事实上,被这条新闻感动的远不止张俊华一个人。在北京、广州、黑龙江、上海这些千里之外的地方,许多人和张俊华一样,为这两个依偎在老屋前的孤儿以及他们无法预知的未来所牵绊。在湖北口乡,尘肺病已不再是一种难以治愈的职业病,而是绝大多数村民的一个“心病”。目前乡政府登记在册确诊的尘肺病患者有500多人。

和张荣海、陈广新兄弟相类似,东川中心小学200多名学生,有将近一半都来自尘肺病家庭。对“尘肺孤儿”兄弟如何救助和干预,同样成为了这个“尘肺病之乡”下一代成长之路上的无法避开的问题。

遥远的山村

张俊华从福建石狮出发,经泉州、福州、武昌、十堰,在路上花了两天时间,终于见到了张荣海兄弟

东川村,这个位于郧西县湖北口乡东北部的偏远小山村,从郧西县直达的乡村公交每天只有一班,需要花费近4个小时。距离最近的湖北口乡镇也有近30里的路程。山路蜿蜒曲折,摩托车是村民进出的必备交通工具。

12月6日,一则《尘肺孤儿》的图片报道引爆网络,文中的主人公,是张荣海、陈广新这对兄弟。父母双双去世后,只给他们留下三间破旧的土坯房。今年“双11”,当人们都在网购的时候,这对兄弟家里只剩下15个土豆。

2003年左右,张荣海一家来到河南灵宝金矿打工,那年父亲身强力壮。2007年,母亲在工棚里生下了弟弟,这一年父亲已经患上了尘肺病。2011年春节后不久,34岁的父亲就死了。

半年后,母亲改嫁,继父也是个尘肺病人。母亲和继父生了个小妹妹,一家人勉强过活,但母亲却因乳腺癌死在了继父的前面。继父没能力抚养兄弟俩,张荣海、陈广新兄弟自此成为了孤儿。

兄弟俩的遭遇被报道后,让这个不知名的山村一夜之间印在了很多人心里。

“我也没有多大能力,只是来看看他们”,张俊华从福建石狮出发,途经泉州、福州、武昌、十堰,拖着行李箱辗转多地,在路上花了两天时间,9日下午5点多,终于见到了新闻中的张荣海兄弟。

在爱心的驱使下,很多人和张俊华一样陆续前来。在东川村村委会安排兄弟俩入住的保障房内,他们的继父陈荣明感激地说,还是现在社会上的好心人多。东川村村委会出于保护孩子的目的,要求进村看望两兄弟的爱心人士,在村委会进行登记,且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前去。

两个孩子火了,附近十里八乡的许多村民都知道了“两个孤儿和15个土豆”的故事。湖北口乡镇上的一家宾馆平日客人不多,却连续几天接待了去往东川村的客人。“新闻出来没多久,一位从黑龙江过来看望孩子的人晚上就住在这里。”

12月10日,一名来自湖北省孝感市的市民专程赶来,在学校老师的指引下见到了两名孩子,他拍了孩子的照片,表示如果张荣海同意的话,可以让他去自己的公司上班。

尘肺病之乡

东川中心小学200多名学生,将近一半都来自尘肺病家庭,大多是父亲患有尘肺病

在湖北口乡,尘肺病已不仅仅是一种难以治愈的职业病,更是绝大多数村民的“心病”。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5年湖北口乡政府估算,这个乡疑似尘肺病的人数已经达到1000人左右。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湖北口乡政府了解到,目前登记在册确诊的尘肺病患者有500多人。工作人员介绍说,尘肺病在当地属于大病救助的范围,只要是属于贫困户,在医保报销方面是不低于百分之七十。

在湖北口乡,随便问一句尘肺病,村民大多会回答,这里的尘肺病人很多。这是一个被尘肺病笼罩的地区。

“我们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到金矿谋生”,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有的小孩念不起书,初中没读完就被大人带出去到山上混,现在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很多都是肺病。

“尘肺病多得很,也没得好药吃,只有保养。”孤儿兄弟的继父——陈荣明也是一名尘肺病人,他今年41岁,十五六岁就去河南三门峡的金矿打工。他的弟弟也是尘肺病患者,目前已经晚期,需要制氧机才能生活,连步行十多米的距离都很困难。

高工资、来钱快,成为像陈荣明这样的“淘金客”趋之若鹜的动力。“都是老乡带着老乡,当时我们本地做活,一天最多10元钱,那边都是五六十元钱。”

“我们打工的时候不知道有这个病啊,最后慢慢才检查出来”。陈荣明介绍说,东川村这里也没啥企业工厂,光靠种地难以养家糊口。

在东川村里,尘肺病人有的三十来岁、二十七八就不行了。一些从矿上回来的村民选择了逃避。一位村民说,他没有去医院检查,“检测出来没有还好,真要得了怎么办,我的两个孩子怎么办?”

陈广新就读的湖北口回族乡东川中心小学,覆盖周围5个村庄。该校老师介绍说,全校一至六年级的200多名学生,将近一半都来自尘肺病家庭,大多是父亲患有尘肺病。

一名数学老师告诉记者,他的五年级班上有一名学生,父亲患有尘肺病几年前去世了,随后母亲改嫁了,这名学生只能和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

三间土坯房

对于34岁去世的父亲,张荣海印象最深的是看到从井下上来的父亲总是满脸泥浆,鼻孔里都能挤出小石子来

父亲因尘肺病去世,张荣海和弟弟成了孤儿。

张荣海还记得,三岁那年,父亲带着他们母子来到河南灵宝金矿打工,身强力壮的父亲每天在井下打钻,母亲给矿工做饭,晚上全家人挤在工棚里。

张荣海说:“印象最深的是看到从井下上来的父亲满脸是泥浆,鼻孔里都能挤出小石子来。”由于老家没什么亲人,过年都在矿上,父亲说这样可以多挣些钱。几年后,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经常咳嗽,最后发展到连走路都困难。

2011年正月,张荣海34岁的父亲去世了。

父亲留给兄弟俩的,只有位于村子最北头半山坡上的三间土坯瓦房。从一条隐秘的岔路口向上走去,两旁是菜园和庄稼地,道路很窄,有的地方用碎石铺垫,任何车辆都无法进入。分叉的小径很容易迷路。不要说陌生人,来过这里两次的学校老师也走岔了,不得已只能询问村民。

老屋已经有30多年了,是张荣海爷爷留下来的,一间是堂屋,一间是卧室,一间是厨房。周边零星还住着一些人家,还有一些老房子已倒塌。

两兄弟搬走后,老屋大门紧闭,门上的对联也已泛白。两旁的窗户没有玻璃,绿色的纱窗破损后留下了一个个大窟窿。通过破损的窗户,可以看见炉灶上放着的锅碗瓢盆。

版权及免责声明:

  本篇文章:尘肺孤儿“出名”后的日子:政府将低保涨至900元  内容搜集整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其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并且本站对内容资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请读者自行甄别。如因文章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发邮件到:2913978506@qq.com 进行删除处理,谢谢合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全站阅读 http://www.cjeduw.com/free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