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长江教育网 > 《沉香屑第一炉香》创作历史背景:八一三事变

《沉香屑第一炉香》创作历史背景:八一三事变

沉香屑第一炉香的历史背景是什么

小说《沉香屑·第一炉香》发生的背景是在八一三事变,女主中学生葛薇龙随家人来到香港,后因香港物价太高生活不易,返回了上海,但是葛薇龙却留了下来,最后成为姑妈交际的牺牲品。

八一三事变是指1937年8月13日抗日战争初期继七七事变以后,日本帝国主义蓄意已久地为扩大侵华战争在中国上海制造的事变。

八·一三事变以后,日军对上海的进攻直接威胁着蒋介石的统治中心南京,也威胁到英、美帝国主义的在华利益,这就使国民党政府不得不增调军队,实行抗战政策。从此,中国军民发起奋起抗击日本侵略军的壮烈战斗。

八一三事变经过

1937年8月9日,日本海军中尉大山勇夫和一等兵斋藤与藏驾车直冲军用的中国上海虹桥机场,被中国保安士兵击毙,这一事件被称为“虹桥机场事件”。以此为借口,8月11日,日本驻上海总领事向上海市长提出如下要求——中国方面的事件责任者谢罪,并处刑;限制停战协定(地区内)内保安队员人数、装备、驻军地点;撤除该地区内所有防御工事;设立监视以上实行的日支兵团委员会、力行取缔排日抗日。

如此苛刻要求几乎等同于宣战布告,国民政府方面当然无法接受,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决定:不可能接受如此条件,准备战斗。

8月11日日本由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率领的除第1航空队外的其他第3舰队所属部队到达上海。

8月12日上述两部队开赴上海东南四礁山,并再次制定增兵方案,决定派遣第11师团,第3师团组成一个军增援上海。同时中国方面,军事委员会决定“围攻上海”,并作出了相应的兵力调整。

8月13日傍晚5时,日本海军上海特别陆战队司令官下令全军进入战斗状态,严密警戒。

8月13日夜,日本内阁会议决定派兵,不和南京政府谈和平,要严厉惩罚南京政府,当晚海军第3舰队司令长谷川下令:“第二空袭部队对南京、广德;第三空袭部队对南昌;第十战队及第一水雷战队飞行机对虹桥机场予以突袭。”当夜,日本近卫内阁召开临时会议,决定陆军派兵上海;发表帝国政府声明:“断固膺惩”南京政府。由于东海台风,日本海军对于中国各地的空袭延迟至8月14日开始,首先袭击了杭州、广德。8月14日,中国空军对上海日本海军第3舰队旗舰“出云”号实行了轰炸。

近卫内阁的声明《帝国政府声明》选择于1937年8月15日凌晨1时30分发布,此时,两小时前即8月14日11时30分,台北和长崎的日本海军基地已经接到命令“明晨出发,空袭南昌、南京。”随后,日军派遣军舰16艘,陆战队在淞沪登陆。

在全民抗日浪潮推动下,国民党政府第二天发表了《自卫抗战声明书》,宣告“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军事委员会以京沪警备部队改编为第9集团军,张治中任总司令,辖3个师1个旅及上海警察总队、江苏保安团等部,担负反击虹口及杨树浦之敌任务;苏浙边区部队改编为第8集团军,张发奎任总司令,守备杭州湾北岸,并扫荡浦东之敌。

1937年8月14日,日守军开始总攻,空军也到上海协同作战,15日,日本正式组织上海派遣军,以松井石根大将为司令官,率领两个师团的兵力开往上海,进一步扩大对中国的侵略战争。张治中决心扩大战果,对日本侵略军发起全线进攻,出动空军轰炸虹口日军司令部,双方展开激烈战斗。

中国军队经长期激战,消耗很大。同时在军事装备上又不占优势,日本又有海空军的协同作战,中国军队虽经英勇奋战,但处境渐渐不利。11月5日,新增日军杭州湾登陆后,严重威胁中国军队侧翼,战局于中国极为不利,中国军队遂进行撤退,11月12日,上海沦入敌手。

八一三事变的影响

全面抗战开始的时间是八一三之事变,或者说从七七到八一三这段时间,经过全国人民的奋力和抗争,全面抗战的局面形成了。

全面抗战是:“全面抗战是集中全国的人力、物力、财力而发动的抗战。全面抗战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的剑及胜及的抗战。全面抗战是在决心牺牲,抗战到底的意义下的抗战。全面抗战是持久的有准备的抗战。”

以这个尺度来衡量,七七抗战显然不是全面抗战。1935年11月国民党五全大会,蒋介石讲“和平未至完全绝望,决不轻弃和平,牺牲未至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这是南京政府对日的外交方针,目的是集中全力来消灭红军,这样可“使日本进得慢些,我们退得慢些”。这一方针,使国土沦丧大半。卢沟桥事变爆发了,仍不觉悟。7月17日,蒋介石庐山谈话还说“万一到了最后关头,吾人当然只有牺牲,只有抗战”。那么什么时候是最后关头呢?蒋说:“平津的存亡,就是中国最后的关头,因为平津一被占领,则华北全局必至瓦解,我们以后就没有一处可为华北国防锁匙的地区,更无时间以从事国防的建设了。日本如果决心占平津,则中国必全力对日本作战。”平津沦陷是1937年7月29日和30日,蒋介石投入华北的中央军仅4个师,并没有全力以赴。

上海战争不一样了。胡愈之在《保卫大上海》一文中讲得非常明确:“在这次全国抗战中,上海显然居领导的地位。虽然在八一三以前,华北已有局部的抗战,可是真正的全国性的抗战,却是从八一三开始。敌人用陆海空全部武装进攻的,是上海。我国用最大的人力物力以防卫的也是上海。虽然我们的军队,在华北各处前线也显示了无比的英勇与壮烈的牺牲,但是为全世界目光所集中,而且具有左右整个战局的影响的,却无疑地是我们保卫大上海的战争。”

上海战争爆发后,在中共推动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实现了,各种力量都凝聚起来,团结御侮,红军已改称为八路军,朱德、彭德怀任总、副司令,随后又为第18集团军总、副司令。首战平型关大捷。报纸上还刊登朱德的照片,介绍八路军的作战。

1937年10月17日中央社记者以《今日的朱德》为题,详细地介绍朱德的朴实平凡和作战的特点;各省军阀和爱国将领如龙云、阎锡山、李任潮、李德邻、白健生、陈铭枢、刘湘、方振武等都到南京,和中共的朱德、周恩来、林祖涵、叶剑英等互相握起手来。蔡廷锴、邹鲁等也来到上海;沈钧儒、李公朴、章乃器、邹韬奋、王造时、沙千里、史良七君子因主张团结起来,抗日救国而被捕入狱八个月,也保释出来,在上海齐唱《义勇军进行曲》。这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转变。抗日已压倒一切,一切都进入战时状态。中共在南方各省的游击队,也以新四军的名义进入对日战场,游击队遍布各战区,全国战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和上海“八一三”事变爆发后,8月14日,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书,表示“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付之”。11月中旬,在上海淞沪抗战失败已成定局,首都南京遭受巨大威胁的形势下,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自料南京无法坚守,为坚持长期抗战,遂决定依照既定方针,作出了迁国民政府于重庆办公的重大决定。

11月1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政院院长蒋介石与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会商,决定迁都重庆;15日,作为当时国家最高决策机关的国防最高会议常务会议决定:“国民政府及中央党部迁重庆,军事委员会迁移地点,由委员长决定;其他各机关或迁重庆,或随军委会设办事处,或设于长沙以南之地点。”16日,南京国民政府各机关除其最高长官留南京主持工作外,其余均自是日起离南京转武汉赴重庆;17日,作为国家元首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率国民政府直属的文官、主计、参军三处的部分人员乘“永丰舰”启碇西上,从而揭开了抗战时期国民政府迁都重庆的序幕。

11月19日,蒋介石以国防最高会议议长的身份在南京主持召开国防最高会议并于会上作了题为《国府迁渝与抗战前途》的讲话,明确告知与会者:“现在中央已经决议,将国民政府迁移到重庆了。”11月20日,林森一行抵达汉口,以国民政府主席的身份发表了《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宣布:国民政府“为适应战况,统筹全局,长期抗战起见,本日移驻重庆”。11月26日,林森一行抵达重庆,受到四川、重庆地方政府及重庆市民的热烈欢迎;12月1日,国民政府开始在重庆正式办公;12月7日,国民党中央党部也正式在重庆上清寺“范庄”举行西迁重庆后的第一次执监联席会议并开始在重庆办公。

1938年夏,当武汉会战紧张之际,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于7月17日紧急命令国民政府及国民党中央驻武汉各机关,限五日内全部移驻重庆。奉此命令,先前迁到武汉的各党政机关,开始了又一次大规模的西迁。9月下旬,驻武汉各军事机关也相继向湖南南岳等地迁移,并于武汉失守前迁移竣事;11月中旬,军事委员会又决定驻南岳各军事机关迁重庆。12月8日,中国国民党总裁、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国防最高会议主席蒋介石率军事委员会大本营由桂林飞抵重庆。